Happy派对

张芮侨·LoFoTo:

紫葳,又名蓝花楹。每年春天,Pretoria的道路两旁都会被这样成片的紫色给浸染,第一次看到,是朋友两年前发的图,当时就爱上这里一发不可收拾,决心一定要亲自来看一眼。两年过去了,他们刚在这里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也终于漂洋过海,怀揣着这么一个小心愿来到了这片紫色海洋。 

11月于南非

SINCE Fennie:

(日本北海道随笔录  美食篇 多图预览 均菲林拍摄)


美食、音乐,最无国界。

来到日本,“吃”是重要的环节!

总有一些呆萌的男生爱问,你们女生为何都爱吃日本料理呢?

无油呗,减肥咯,舒服哈!

嗯,吃日本料理有一个总体的感觉,就是相对地吃得舒服,不会热气哄哄,也不会油油腻腻。所以女生偏爱之,当然这只是个概率上的小计算结果。

这趟日本行,由于是FAMILY出行,所以为了照顾老小,适当选择了半自助型,多数是吃酒店的自助餐,还有一顿相对豪气的海鲜大餐。

日本人的餐厅是非常安静的,这种安静让你就是细微的口腔咀嚼声,都有点左盼右望。特别是更大型的综合型餐厅,这种状况更加明显。哪怕是小孩子,也很安静地坐在儿童椅子上,偶尔的几声哎哎呀呀。

每张桌子都放一块牌子,附注就餐状况。让自助型餐厅的人一目了然是否有人就坐。

日本的食物,多数原汁原味;块头小,堆放齐整,有着先天的强迫症。清淡和重口并列,清淡的配料、重口的新鲜食材,直接的生吃。也许北方童鞋不太喜欢,但对于生长地域相对类似的我,倒是如鱼得水。

有太多的不敢吃,在这里通通放纵的吃。这究竟是不是一种落魄呢?

“舌尖上的中国”,让我们为国人美食烹饪的高超想象力和萃取自然精华的能力折服。然而安全问题,忧患着每位食客的心。

也许会有人辩,日本还有核辐射问题呢?但至少,这个国度绝对不会让公民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缺失。

我们一路看到欣欣向荣的森林覆盖,均是日本政府从国外购买种子一粒一粒地播种下去,形成如今的参天大树。原本是火山遍野造就的匮乏大地。

日本逢3月就是敏感的花粉过敏季,原因是当初政府选择播种的某一种树木造成的,目前政府正在筹备各项资金,准备于近些年将这些树木移走(注:是移走不是砍伐),再全面地种上更适合的树木。

-----------------------------------------------------

我内心虚张声势的民族情绪,终于在食物面前有点可怜的瓦解。

人,食之为本性,在这个最基本的生存保障面前,我于“敌国”的餐厅里,完全放松的吃一顿健康的大餐,喝一口直接来自水龙头的白水。压低声音小小打了个嗝,安静起身再走向食物台上,大开杀戒!

右边印象:

早晨,登上这个山顶的路上,遇到一只大汪,对陌生人也很友善,一路摇着尾巴跟我一起上的山顶~~~~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热气球也一个一个的降落在远处的营地上……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二十)

mola很懒:

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在我这个年纪的人大都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之前有回顾历年奥运会点燃圣火的方式,用弓将燃烧的箭头射向火炬台,这倒是个极具创意兼具观赏性性,又能展现运动员高潮技艺的一个创举,那就是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幕式的经典一幕。我要去蒙特惠奇山(Montjuic),要去曾经的奥林匹克主会场,亲眼看看那个火炬台。





从我们居住的酒店出来,一直沿着Numancia街向东南面走,到尽头就是蒙特惠奇山。一路上我们看到不少市民的阳台上都悬挂着加泰罗尼亚区旗,更有从楼顶垂悬至地面的长度,很想破坏气氛地来一句,好大一碗番茄炒蛋。时不时地就能听到加泰要独立的新闻,加独分子也是想法设法地要脱离西班牙,总觉得西班牙别的地方经济水平严重拖了自己后腿。身处巴塞罗那倒也没感受到独立的狂热气氛,不过好不容易认识的几个西语单词算是废了,人家喜欢在自己的地盘用加泰罗尼亚语。




在快到西班牙广场(Plaça d'Espanya)时,有一个购物中心吸引了我们。这种环形设计,暗红色的砖瓦质地,以及不高的楼层都显得与商场这词格格不入。后来才知道原来它是巴塞罗那竞技场(Arenas de Barcelona),早前作为斗牛场使用。自从2012年整个加泰罗尼亚大区取消了斗牛这项运动后,它便被改建成了购物中心。


对于斗牛这项运动历来是有争议的,不同于别国的赛事规则,在西班牙是不把牛都死善不甘休的。马德里参观Las Ventas斗牛场的时候得知,在西班牙斗牛历史中,只有一头公牛免于一死并且获得了极高的荣誉。不少人反对斗牛就是觉得这项运动太残酷了,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对人还是对牛,还是对人和牛来说都太残忍?说不定热爱这项运动的观众是这么看问题的,我们享受到的是愉悦以及现场热烈的气氛,我们又把斗牛士奉为英雄,他们得到荣誉、金钱作为回报,那不是两全其美各有所得吗。至于公牛,养来就是为了食用,你们若抵制运动你们是素食主义者么,有这个资格跟充分的理由么?说来说去似乎只能揪着过程太不血腥暴力来争论了。


我曾经尝试过一段素食体验,坚持了约莫半年,当时决定这么做是因为读到一句话,它说:吃肉就是吞下动物死亡前的恐惧。不清楚是不是害怕作恶多端善恶终有报,突然间对于吃荤食变得恐惧起来。作为一个吃货刚开始很不适应,后来害怕重新吃肉会毁了好不容易积累的努力,时间越长越害怕这种前功尽弃的挫折感。再后来就发现,好像吃什么跟我得到的报应没有什么关系,收入依然这么低,生活依然这么迷茫。但是有一样东西我是真实并且深刻体会到的,那就是脾气变好了,学会了忍耐,懒得跟别人争论破事儿了。是不是因为不吃肉少了恐惧也少了愤怒,自控能力有所提高了呢。进一步的阶段就是,我可以克制自己吃素,但是我没有资格强加于他人,那么我和朋友们出去觅食就要上什么吃什么。既然这些已是盘中餐,我吃与不吃都不会增加或者减少孽障吧。更重要的是,我特别没法儿忍受浪费这种行为,倾向于把餐桌上的食物都解决掉,以前的体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断增加的。至于现在我的饮食习惯,不能说抑制自己吃素或索性放开大吃特吃毫无忌口,在家中吃饭或是独自一人就餐时还会坚持以素为主;到了外出就餐时,那么人生好不容易走一遭,我也想多尝试些人间美味的。说白了,慧根尚且不够且让我再学习再领会吧。





西班牙广场、威尼斯塔、魔力喷泉(Font Magica)、加泰罗尼亚标志四圆柱(Les quatre columnes)和后方的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和谐地构成了一个建筑群。除了四圆柱是在2010年重新修复的,其他都是为1929年巴塞罗那世界博览会兴造并保留下来的。从曾经的世博会入口——威尼斯塔一路沿着玛丽亚·克里斯蒂娜女王大道(Avinguda de la Reina Maria Cristina)走到魔力喷泉,路径两旁还有排列整齐一一对应的众多小喷泉。乘车电动扶梯而上,到达魔力喷泉。白天看来它不过是普通的不能有一丁点儿新意,可是到了晚上它是随音乐而起舞的艺术家,成为整个蒙特惠奇山最亮的焦点。


再往上的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在世博会期间作为国家宫对外展览,如今这里是展现加泰罗尼亚艺术瑰宝的殿堂。其中的雕塑、油画,甚至是从老教堂里挪来的窗户、壁画、门框、十字架都会令你想停下来一探究竟,就怕错过了名作。从博物馆入口的左手边搭乘电梯到达二楼,再沿着楼梯上去就会到达顶层的观景台。重新在这里回望向克里斯蒂娜女王大道、西班牙广场中央的雕塑喷泉和周围的景色,直觉得视野开阔、大气恢弘。对面的提比达波山是巴塞罗那最高的山峰和身处的蒙特惠奇山一南一北交相辉映,守护着这个绚烂的城市。如果还能再踏上这片土地,我定要去提比达波山顶上换个角度领略这个城市的风光。




沿着博物馆后面的林荫小道一路看着自然风光,享受山间独有的清新空气,十来分钟就到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的主会场——Estadi Olimpic。没有赛事的体育场略显萧条,只有周围的纪念品点还有些人群的声响,更多的游客不过将这儿作为个落脚点稍作休息而已。不知是不是年久失修,或者它已经跟不上当今潮流的场馆豪华度,虽是艳阳高照的正午时分,而我感觉不过是凄凄凉凉的衰败感。离开体育场一段路才想起来为何没看到火炬台,重新折回来寻找才发现人家就在大门口,只是纵高纤细的造型会让你忽略他的存在,或者把它当作个路灯就无视之。




走了一早上,加上连日来暴走的疲劳积压,老爸表示已经在用生命走路了,有些抗不住,于是我们决定坐缆车上到山顶参观蒙特惠奇城堡(Castell de Montjuic)。缆车不仅提供了时间回血,还能观赏下一面山一面大海的水土交融之景。缆车下方有小游乐场,有小朋友在熙熙攘攘地玩耍,也有家庭在周末聚餐,其乐融融。另一边是巴塞罗那的港口、各种集装箱,还有建在延伸到海面上的酒店,繁华都市贸易中心,这儿商机无限。据说城堡曾经有段极其黑暗的历史,或关押政治犯或用来做刑场。今天看来时间已经涤荡了以前血腥污秽,只余砖墙石瓦供游人作为眺望美景的瞭望台。世事变迁,设计者、建造者或者犯人段不会料到现下的用途,游客遍布一睹风光。在这儿我和圣家堂打了第一次照面,远处那些个高耸的尖塔、脚手架,这未完工却应展现庞大规模的建筑必是这城市最著名的标志。后来发现,在这个城市任何高处环视周围,好像都能见到它的身影,这是否就是当年高迪设计它的初衷呢。




F2.8:

Cathedral of Saint Paul,明尼苏达的双城之一Saint Paul的地标。

-- Twin cities, Minneasota, 2015

杜兮 Shrek:

Sydney little bay.一个叫“小海湾”的小海湾,光听名字还有点呆萌,其实这里经常狂风大作,惊涛拍岸,那么既然有风......